欢迎您光临泡泡直播官方娱乐!

四次退让、负债率高达858%亚朵终于上了纳斯达

时间:2022-11-21 04:38

  近日,三次上市三次失败的亚朵酒店,终于在美东时间11月11日成功登陆纳斯达克。美银证券、花旗集团、中金公司和招银国际担任亚朵的联席账簿管理人。

  亚朵酒店的上市之路格外坎坷,早在2019年和2020年,亚朵曾两次计划A股上市,但都宣告失败;2021年6月,亚朵选择赴美上市,但又出现美国监管不断升级,大量中概股弃美赴港,最终在临上市前亚朵主动撤销认购。

  据公开资料显示,自2021年2月至今,美国不断加码数据安全、网络安全、金融安全等监管政策,引发了中概股风暴。在美上市的所有中概股的总市值,从峰值时的2.8万亿美元跌至1.1万亿美元,缩水近60%以上。

  不但老玩家遭受最严重打击,新玩家甚至被叫停进场。从2020年底开始,连续一年半都没有中国企业通过发行美国存托股票(ADS)方式在美股上市。

  四次冲击IPO的亚朵,从某种意义来说,似乎成为新背景下的美股上市第一人。

  四次冲击IPO终于成功的亚朵,看似是一个百折不挠的鸡汤故事,背后却是亚朵一次又一次的退让。

  前三次的上市失败给亚朵留下了惨痛记忆,为了确保第四次的成功,亚朵将筹资目标大幅度下调。据招股书显示,亚朵前一次招股的募资金额计划为2.67-3.06亿美元,这一次下调至5225-6175万美元,最大缩水约83%。

  除了募资金额大幅度缩水之外,股票定价也随之下调。亚朵前一次招股拟发行1974.47万股ADS,定价区间为13.5-15.5美元/ADS,而本次IPO定价区间为11-13美元/ADS,实际最终发行价为最低的11美元/股。

  此前,亚朵估值约20亿美元,而如今估值降低至15.6亿美元,降幅约22%。

  募资金额、股价、估值大幅度缩水,可见亚朵已成惊弓之鸟,为了能够成功上市,对自己的目标一降再降。

  亚朵底气不足的最大原因,还是因为自身业绩不佳,多项指标尚未恢复至疫情前。

  招股书显示:亚朵的收入主要来自管理酒店的特许经营费和管理费、向管理酒店销售酒店用品、租赁酒店的运营以及零售业务;截至2022年9月30日,亚朵旗下共有880家酒店,其中管理酒店847家,租赁酒店33家。

  2019年至2021年,亚朵分别实现收入15.67亿元人民币、15.67亿元、21.48亿元;实现净利润0.65亿元、0.42亿元、1.45亿元;今年1-9月,该公司分别录得收入16.37亿元、净利润1.79亿元。

  虽然净利润小幅度上扬,但亚朵的经营成本却一直居高不下。招股书显示:2019年至2021年,亚朵的酒店运营成本分别为10.97亿、11.5亿元和14.2亿元,分别占总营收的70%、73.4%和66.1%。

  2013年7月31日,亚朵第一家酒店落地西安,直到2022年9月,亚朵旗下的酒店已经达到880家,共有酒店客房102707间。

  在9年时间里,亚朵平均每年开100家店。如此迅猛的扩张速度,让亚朵烧光6次融资以及每年10亿以上的运营成本,还背上了巨额的债务。

  一边是不断走低的估值、募资金额和股价,一边是不断上扬的运营成本和总负债。穷途末路的亚朵,只能不断放低姿态,完成美股IPO还债续命。

  在成功完成IPO后,亚朵集团创始人兼CEO王海军,江湖花名“耶律胤”发布一封公开信,题为《让中国体验成为世界风景》,着重提起了亚朵酒店的姓名起源。

  据称,“亚朵”这个名字来源于云南怒江边上一个名为亚朵的傈僳族小村庄。亚朵村自然风景、清新,乡民乡风朴实、温暖,旅行中的耶律胤感受到小村庄宁静的力量,给了他创办“亚朵酒店”的灵感。

  不论是花名还是“亚朵”品牌的由来,都透露着一股文艺气息,而这也恰恰就是亚朵酒店的市场定位:主打阅读和属地摄影的人文主题,把书店、咖啡店、摄影展搬进酒店,创造了更多的社交空间,打造出一个酒店赛道中的“文艺青年”。

  为了扩大品牌故事性和差异化,亚朵开始了一波“文艺营销”:从2016年开始,亚朵与吴晓波合作,推出了首个IP酒店“亚朵吴酒店”。

  紧接着亚朵又与网易深度合作,先是推出第一家电商+住宿酒店“亚朵&网易严选”,然后联名网易云音乐合作推出“睡音乐”酒店,最终“出圈”,一度被视作最具文艺情怀的酒店。

  打完“电竞牌”和“音乐牌”的亚朵,又开始联名影视、体育、知识领域,推出著名戏剧IP主题酒店、知乎“有问题”酒店、虎扑篮球酒店、QQ 超级会员酒店等。

  不同主题和个性鲜明的网红酒店接连上线,让亚朵一时之间声名大噪。在“文艺”的加持下,亚朵受到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的喜爱,一度打破华住、锦江、首旅三足鼎立的格局,成为资本的宠儿,连续完成多轮融资。

  不过将联名作为宣传核心,就注定了它过于单薄的品牌护城河,无数同行开始模仿,各种联名IP酒店层出不穷,将联名酒店模式玩出更多花样。

  例如,腾讯联手欧宇科技打造电竞主题酒店、联想和爱电竞酒店的拯救者联名酒店、安踏和凯悦酒店集团开设了运动生活方式酒店FILA HOUSE、7天酒店也推出了在线健身房版本等,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火星营地、胶囊旅馆、零重力房间、洞穴酒店等新概念酒店。

  凭借“文艺牌”在酒店赛道取得亮眼成绩的亚朵,势必会引来更多“模仿者”的冲击,更有新意、更大知名度联名的其他酒店,都在动摇亚朵的根基。

  机遇总是和挑战并存的,在消费升级的驱使下,中高端酒店的市场供需结构将迎来持续调整。

 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:2021年国内中高端连锁酒店的总收入达到659亿元,预计到2026年将达到1550亿元。持续的高速增长给这个市场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,资本对中高端酒店的故事也愈发感兴趣。

  虽然亚朵已经成为中高端酒店的头部品牌之一,但它面前依然强敌环伺:锦江、华住、首旅。同样,中高端酒店也是这三家酒店集团巨头的下一战略高地。

  近日,锦江、华住、首旅陆续公布了2022第三季度财报,关店成为主旋律。其中,锦江关闭307家门店、华住关店430家、首旅关店525 家;截至2022年9月30日,三大酒店集团合计关店1262家。

  虽然大规模关店,但这一千多家门店基本都是经济型酒店,三大酒店巨头向外界强烈透露出一个信号:它们正在大规模升级产品,向中高端酒店转型。

  7天酒店3.0计划今年完成百城百店;汉庭3.5新版本计划在2022年新开800家;如家推动品牌升级“如家商旅2.0”……

  随着头部酒店集团在中高端酒店市场的发力,在2021年,其数量由4.05 万家上升至4.86万家,市占率由12.74%上升至19.24%。

  作为行业老四,亚朵急需“新钱”来还清负债,巩固自身市场占有率。而刚刚完成IPO的亚朵,在消费市场是新瓶装旧酒,还是续写“文艺故事”继续在中高端酒店市场厮杀,还需要长期观望。